【廣州論道】易視騰CEO以AI時代的互聯網電視爲題發表精彩演講

2017-05-27

【流媒體網】消息:隨著家庭數字化、網絡化的發展,新一代客廳經濟衍生;隨著電視與互聯網的融合加速,産業的變革充滿了變化。2017對互聯網電視而言,既是政策回歸下的重振,也是走向家庭互聯網的新起點。

  我們期望通過本次分論壇,探求互聯網電視的商業機遇和破局良方,就OTT+、家庭技術趨勢、産業跨界合作、運營模式創新、業態開發拓展等方面展開討論,畢竟電視+互聯網時代已至,視不可擋。

  2017年5月26日下午,流媒體網舉辦的第13屆電視新媒體産業峰會“OTT+ 探尋新藍海  破局2017”分論壇上,易視騰CEO侯立民進行了主題爲《AI時代的互聯網電視》的演講。

以下爲演講全文:

  易視騰多年以來專注互聯網電視領域,在最近一段時間裏,積極地把AI技術和新的演進融合到現在的服務裏,這也是大勢所趨,之前李彥宏說的移動互聯網時代來了,但是現在AI時代來了。有點誇張,有點尖銳,但是意思沒錯,某種意思上連接已經解決了現在的連接速度,連接的量。從現在運營商的連接能力來看不是障礙,只是一個時間問題。但從另一個角度有這麽強的連接,我們又能做什麽事情?又有很多新的東西,新的空間,在連接、智能的時候如何改變生活。

  從易視騰的角度做的這款終端有一段時間了,但是一直沒有真正把它發布出來,可能最近一段時間我們會真正意義上把它集成,然後正式發布出來,之前總覺得不是火候,從現在很多東西的演進上來看,尤其是AI相關的東西的演進。

  其實說雲+端,說了很多年,從第一次參加燈少的活動,那時候就說了雲+端的事情。在AI的語境裏,恰好終端是解決感知問題的,雲端是解決認知問題的,後面的問題可以再展開探討。

  易視騰一直在做互聯網電視,會在五個方向上繼續努力做事情。

  首先是個人電視,前面大家談了個性化的事情,其實大家的理念、想法探討的比較多了,往下的關鍵是怎麽實踐?但是在電視節目本身的收視方法,包括怎麽樣在OTT環境裏解決直播的問題,以及個人電視的話題。


侯總1優化.png

大數據爲每一個用戶專屬編排個人電視台


  還有電視上的永恒話題,怎麽交互?大家試過遙控器,手勢等等各種各樣的東西。現在比較火的是遠場語音,每種都有他的優勢,但是怎麽樣真正自然的交互起來?還是大家要解決的。我們也在嘗試,但是大的方向還是有的。

  多屏也是多年的老話題,但是怎麽真正的實現起來?多屏的體驗大家都在做,只不過現在簡單一句話大家看的電視是一個屏,手裏拿的手機跟電視沒什麽關系,我們也看了微信和頭條,但是體驗並沒有結合起來。真正的多屏,大家都說投屏,並沒有使用起來,只能說理念到了,視頻的片也到了,可現實還沒發生。

  家庭社交、電視社交,還是老話題,說到社交電視,三四年前好多人說社交電視的事情,到現在也還沒有發生。最終的電視生態是一個長期問題,這必然是一個永恒命題。

  個人電視,在我們看來,行業裏大家嘗試了很多,面板大家做了很多年,要個性化,到目前爲止我們看到的是大家實際用的,通常還是根據人群,或者根據內容,沒有有不同的面板編排。真正個性化,能夠了解用戶想看什麽,了解用戶的場景,真正了解誰在看電視,這還是一個待解決的命題。當然我相信現在真正到了一個技術手段和産品成熟度。

  我們平台上有2000萬用戶,但是實際這個版本還沒有推上去,用戶雖然有了一定規模,實際上因爲平台的碎片化因素,包括一些老舊版本的升級問題,新的這些體驗真正想上去還是挺難的。但是在一些最新銳的地方,一些比較領先的專網上,已經在快速的往這個角度去。我相信在往下的2、3個月裏面,可能會有上百萬的用戶,可以看到真正意義上完全個性化的個人電視服務。

  這個裏面是針對每一個用戶,每一個時刻,我們去單獨給他計算,他可能的當時的偏好。而不是咱們推薦一個片,用一個算法,一次性去算。

  其實在做互聯網電視這麽多嘗試裏,我們來回來去試過幾次,首頁放不出視頻,最初是技術障礙。後來發現首頁能放出來,但是老是那幾個東西。第一眼大家發現首頁有視頻不錯,可是一個視頻看三遍五遍就厭煩了,即便運營商天天換視頻也很困難。所以在後來很多版本裏,視頻這件事就放下了。現在可能又是新的輪回,當然曾經我們也放過直播,直播放哪個頻道就是大問題。天天放湖南用戶受不了,天天放導視用戶受不了,因爲給用戶的永遠是同一個東西。當然不同階段有不同的初衷,覺得用戶能看到視頻,覺得這是一個電視,但是僅此而已,達到這個並不能真正滿足用戶的需求。

  所以我們希望在新版本裏,打開電視機時,每個用戶看到的是他這個時刻最想看的節目。爲什麽強調這個時刻?每一個時刻每一個場景在電視上,在手機上,每一個用戶想看到的東西不一樣。前所未有的我們現在有了能力,去了解每一個用戶,當然在多屏的時候談到了,去了解每一個用戶,尤其包括有攝象頭的時候,對于了解用戶,對于真正實現智能非常關鍵。

  一個家庭,真正的智慧家庭,如果只是一個閉著眼睛的盒子,不會真正能夠跟它智能交互。

  所以個性化的首頁,個人頻道,簡單說就是每一個人7×24小時的個性節目單,每一個人有自己的節目單,當然你不願意動它就自己學,而且它會越來越貼近你,這些事情要感謝現在的人工智能技術,有各種各樣的算法,可以持續的去深度優化。

  收視推薦,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産物,跟OTT整改有關系,因爲OTT不能連著播,每一次跳出來,反倒變成一個非常有趣的機會。所以實際上把大數據、深度學習算法用上去,第一個應用點就是不能續播的時候推薦什麽?實際上每一次的節目更換,每一次的退出,每一次的暫停,其實都是我們的用戶交互,和推薦用戶,向用戶了解的最好機會。

  所以在這裏面,看上去不太起眼,但它是實現智能的最容易進入的入口。

  收視提醒,剛才我們在TCL視頻裏看到提醒老人吃藥,這是一個非常直觀的,有說服力的看法。但是我們看到的是怎麽樣提高電視收視率,節目的活躍度。怎麽樣跨過用戶打開電視機的心裏門檻?怎麽能夠讓用戶回到電視機上來?有手機和電視兩個結合起來的入口之後,就可以做適當的符合場景的推薦。

侯總3優化.png

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密不可分


  原來做短信推送,後來變成了騷擾,咱們有了政策不能再做這件事。但是實際上大家都知道,如果推薦的東西是用戶感興趣的,用戶是會接受的。關鍵是怎麽了解到他喜歡什麽?這也是在人工智能的語境底下要解決的最大問題,去年前年的時候大數據談的多,今年全面的變成AI,其實這兩個東西確實是密不可分的。大數據是AI的基礎,大數據做下去,它自然的産物就變成了AI。

  所以從個性化的角度,我們做了一些探索,這些探索的基礎是兩三年前開始做用戶的收視分析圖,當時帶來了非常多的啓發。實際上對每一個用戶,都會産生這樣的圖,這個圖縱軸是日期,所以大家看到一個一個橫道是周末,就說明一到周末用戶的電視就持續的在播放。

  當然有可能他晚上沒關,但是他在白天的時候往往是有效的在看。不同顔色其實是不同的節目,帶有各種不同的行爲。

  看到切換顔色,或者有很多豎道,是用戶在換節目,找東西,持續的連續的,就是他在追劇。所以這樣的行爲,這是一個典型的相對重度的用戶,他到下午晚上一直在看,中午看一下,早上8點起床了,這個人生活還挺規律。有很多不同的用戶,做了一個有趣的實驗,拿了200張隨機的用戶,發現一張張看,看不過來,沒有整體感,讓他們把整體的200個給我像原始的在電腦上一張張的在電腦上切,就看到稀疏的,密集的,有不同時間段的。其實我給運營同事看是想告訴他們,有很多非常不同的用戶,每一個家庭每一個人的習慣都非常不一樣。但是在電視上他們都很規律,每一個人是什麽樣的人?他是不會隨時改變自己,所以每一個人的需求,他的生活規律,場景需求非常清晰、非常鮮明,也非常多樣化。

  基于這些東西,現在有這麽多數據,P級的數據,像日志數據,每天收上來就是幾十個G的日志數據,這些數據是財富,現在再用算法和工具持續挖。挖出來的東西就要把它變成産品,變成影響用戶、服務用戶的工具。

  這些是後續的産物,以前咱們傳統做手機業務的時候,大家用畫像。現在市面上各種大數據公司,基于手機數據的爲主,咱們大家每個人的手機裏面,可能埋了N多個數據上報的SDK在裏面,所以各種數據各種行爲,其實都是被收集、被綜合了。

  這些東西如果做的好是脫敏的,相互之間結合起來,會産生用戶畫像。但是到目前來講,産業裏手機並不多,我們對家庭用戶,家庭環境,跟家庭裏的包括人的關系了解的少,恰恰是做家庭業務,做電視業務的時候,就有很大的空間可以把它提升。

  原有從各種手機APP上對用戶的了解,其實相對來講,各種APP的行爲,有通訊型的APP,有視頻的,但是當現在有這些電視APP,包括有攝像頭的時候,其實對用戶的認識,對他的理解,又有一個大幅度的提升空間。

  所以在做UA系統的時候,這一頁是爲數不多的幹貨在做這個UA系統的時候,我們有大塊不同的體系,從源到域處理,還有算法引擎,然後到外部的應用系統,推薦、廣告等等這些東西。

  從個性化的角度,我們的訴求其實是深度理解收視意圖,根據這些意圖形成爲每一個用戶的動態的诠釋個人頻道服務,這些東西你手機上拿出來,是你想看的東西。回到家裏陪小孩,是小孩想看的東西。以前可以粗曠的做這件事情,但是有了多屏,和睜開眼睛的盒子,我們相信在這種形態下,用戶的行爲會走到一個新的形態。

  自然交互,現在最火的遠場識音,這個東西業界有無數公司在優化,但是現在已經是一個性價比的問題,所以作爲做終端的廠家,我們會盡可能利用好産業的更新,希望所有這些終端的能力,能夠快速地進入到中國消費者,尤其是運營商環境的消費者的消費區間裏去。如果這個終端是1000塊錢的,我想這個東西就得變成高端用戶的産品。希望這樣的産品目標,要到300塊錢左右,這個目標通過一個服務套餐,直接一年可以達到理想目標。

  戴攝像頭能夠自然交互,通過人臉識別,情緒識別,通過手勢操控,加上遠場語音操控結合起來,因爲每一種操控方式不一樣,語音非常適合搜索、對話。但是如果每一件事情都靠語音做,坦率講是不舒服的,實際上在運營裏用過語音你會發現,很多時候用戶更願意沉默的動幾下手指頭,比如說翻篇、播放、退出。語音非常好的解決了我要搜索,我要對話。咱們現在不管是訊飛還是百度,他們在快速趨同,基本的語音識別已經實現了。

  下面的語意理解,NLP,大家做的都不好,咱們的聊天機器人,基本上是惡搞型的聊天。我們希望在電視環境裏不需要調情,只需要了解用戶看電視的意圖就可以了,當然人工智能是深度學習的特點,今天做不好可以持續做,越多的用戶量,越多的樣本,就可以訓練他。甚至現在前兩天人工智能大會我跟一些專家交流,實際上現在從算法本身都在學習過程中,這是一個培養過程,需要整個行業一起培養,在真實的用戶,真實的使用環境,這是一個養成遊戲,人工智能養成遊戲,要實現這種東西也不是那麽玄幻,在大量的用戶裏面,從今天開始讓他學習。

  所以語音、手勢、人臉識別,這個是我們認識用戶時用的界面,在的産品裏,基本上家裏裝了這個盒子,他會需要認識你,不認識的話他會跳出來說認識一下,拍幾張照片。下次他要沒認對,你再糾正一下,這需要一個過程。

  然後是手勢操控,在一些場景下適用,但是不能全靠它。所以遙控器、手勢、手機、語音,這些東西你要把它結合在一起。有時候同時用兩個,所以現在在做手勢+語音結合的方式,這些東西都會從算法上、效率上,産生大的跨越式的提升。

  所以自然交互上,希望逐漸達到面對電視的時候,像面對一個人在溝通。

  第三條是多屏,多屏是老生常談了,但是越老生常談就越感覺到每年多有新的意義。這段時間我們在跟專網上一些最領先的夥伴在努力嘗試,真正把多屏的裝機,多屏有效用戶的實際行爲真正做上去。因爲大家演示的多屏産品很多,但是真正使用的太少了。

  尤其是在運營商的OTT裏,其實也可以包括MTV,在這樣的市場裏,多屏的應用是主旋律。實際上人的生活是全場景的,電視代表家庭,手機代表人。到目前爲止手機這張屏,做了很多電視上應該做的事情,這不一定是必然的,更多的應用電視還沒跟上。當有效的形成一個自然的自動的多屏體驗,人可能就回歸他更自然的場景選擇。

  現在大家感覺到回家以後,爲什麽要開電視?很多時候我可能覺得掏出手機上就夠了,有時候甚至躺在沙發上也懶得開電視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電視的心理門檻比較高,因爲電視你要正兒八經往那兒一坐才會打開,這是現在電視和手機之間需要做出改變的。當然看手機、追劇,體驗挺別扭的,所以現在産業裏面對的是怎麽能夠大家真正該看電視的時候,電視做他該做的事情,手機做他該做的事情。但這是割裂的,有可能大屏上放一個東西,手機上是另一個,完全不是一個服務。現在期待的多屏,我們力圖讓電視上播出的東西跟手機上的東西真正結合起來。開著電視看手機的時候,就希望大家用的是同一個環境下聯動的。所以這裏面一個是自動感知自動連接,以前做多屏,把兩個東西連起來要很多步,這件事情損失了絕大部分用戶,現在包括WIFI,包括現在的技術,回到家裏自動連接已經是必備的標配,而且連接進去我覺得有必要,而且也感覺到通過有效的推送,通過有效的提醒,去讓用戶把手機拿出來,去讓用戶真正看到一個上下屏聯動的場景。

  當然像遙控、同屏這些事都是必然發生的,當然一個封閉的服務環境還是有必要的,這裏面我覺得比較有優勢的是移動運營商,除了蘋果之外,在這方面更有整合力更有業務基礎的必然是運營商。

  自動感知,自動連接。當用戶回到家,希望電視能自己打開,當然做盒子的時候打開電視是現在最大的障礙,對于做一體機的同志們這是一個優勢。現在對于做電視行業的人來說,怎麽讓用戶回家把電視打開,還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,不打開電視根本沒有機會做下面的工作,所以提醒他在合適的時候,在他願意的時候提醒他,這個是關鍵。垃圾短信跟有效提醒差別就是時機跟意圖。

  所以不管是回家的收視提醒,還是地鐵上拿出個手機客戶端,我們都要有機會了解他想看什麽,這跟前面的個人電視是息息相關的。


手機和電視之間的信息同步必然發生


  雲同步,現在有很多雲服務,但是真正意義上的雲服務用起來不多。手機跟電視在家庭的環境裏,雲同步又有一些新的機會,因爲大家知道,手機每人一個,每人的存儲其實都不共享,家庭環境裏有很多東西條件共享,能夠共享的更方便,而且拿出來看會更方便。但如果單獨看成是一件事,使用門檻很高。如果從電視的相機、手機的相機天然的結合起來,就能很方便外出拍的相片打開在電視上,可以方便分辨,這個時候雲相冊、雲存儲就會跨過那個服務門檻,會有更實際、有效的使用。

  當然在手機和電視之間的數據、個人信息的同步,這些是必然發生的。

  遠程投屏,像父母找不到節目看,這個是經常遇到的現實中問題,一更新找不到是哪個台的節目了,這時候就有必要遠程跳一個節目,直接給他投過去。

  投短視頻,包括一些個人家庭直播,這些都是在電視上,整個家庭服務例馬上會出現的,也非常方便的。這種直播不是網紅直播,所以想這可能是封閉的,家庭的人員,或者是你們的好朋友之間出去玩,給他們家電視上播一段還是挺嗨的事情,或者是戴攝像頭的盒子上,我們可以做虛擬演播室的直播,可以是一個虛擬場景,甚至是一個視頻背景。

  多屏的角度當然還有監控,電視上的攝像頭一直不太認爲是安防監控,它更多是回家看看的作用,比如說看看沙發,其實就是看看家人在幹什麽,看看小孩在幹什麽,這是合適的。當然這種也是一個對家庭非常有效的場景。

  剛才談完了多屏,對于社交,大家都知道其實微信現在等于壟斷了社交跟通訊錄這一套體系,但是在微信裏他對家庭關系並沒有一個有效的描述,他的應用場景跟家庭關系是非常個人的,跟家庭的溝通方式,親情的溝通方式還是有距離的。所以我們感覺到,從做設計互聯網産品來講,在這個時候談社交其實很危險。但是在家庭這個環境,感覺還是有機會,圍繞家庭,圍繞實名好友,構建社交關系和朋友關系。

  這個很大程度上,尤其是圍繞移動運營商的業務環境,做家庭業務,通過電視、手機,通過剛性的變相用戶的APP,把全業務結合起來,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。運營商做手機通訊錄,其實困難都比較大,最大的困難還是社交關系跟用戶體驗。通過家庭來做這件事我相信是一個新的機會,不一定會産生一個跟微信抗衡的東西,但是它很可能産生一種有效的用戶體驗,比如說把家庭成員和手機通訊錄能夠通過一個核心APP、剛需APP,把它重新抓回來。

  所以在電視的社交環境裏一起看電視,大屏彈幕,原來像A站、B站這些彈幕是小孩幹的,但是在電視的環境裏,通過雲輸入、雲識別轉文字,可以很方便的實現共享直播和彈幕的體驗。

  在我們平台上,上次國家隊那場球,實際上彈幕一起聊天就産生了不少應用體驗的效果,還是有很多用戶在積極的用彈幕聊。

  在社交裏,大屏相機,通過圖片、短視頻分享、直播分享,産生社交關系,所以剛才談到雲相冊,包括一些應用人工智能技術,比如說年齡識別,判斷顔值,包括道具、視頻等等,前面也有演示,素描效果、視頻這些東西其實抓眼球,適合分享。

  家庭雲相冊,基于家庭的共享相冊,雲相冊有機會,後續變成一個虛擬家庭,它就會産生一個類似虛擬圈的效果。

  再有是在社交裏必然會走向通合,可視通話對于運營商來說,從3G一開始的時代就認爲是可視通話。大家可能認爲人不願意說話的時候看到對方,因爲我用手機通話的時候說起話來很別扭。但是實際上坐在大屏,沙發前面,人看上去還是漂亮多了,而且待在那兒也舒服自在多了,這還真可能是視頻通話走向實用的場景。我們不覺得這個東西通話量很大。因爲之前我跟運營商朋友溝通的時候他們說話務量很少,其實這個可視通話不是跟語音通話相同的東西,但是只要一周有一次跟父母見面,通個話,慰問他們一下,或者看一下小孩,這個東西價值就很高了,這個時候在電視的大屏跟手機的屏幕上能夠把它打通,能夠把它變成一個普及型的、低門檻的業務,這個空間效果就能做出來。

  包括電視上一起看一場球賽,或者一起說話、來天,是不是可視通話不一定,但是語音通上有一定必要,這種情況下大屏上要解決可視通話就要解決通訊錄和朋友圈的問題,只要結合上手機,這件事就自然形成,包括大數據。所以這些事情我相信在不久的版本裏,就會有大規模的應用機會。現在這個UI是我們剛剛做的,一個月左右後會發布,實際上在手機上投到電視上,隨時播可視通話很方便。

  電視生態,基于前面所有事情,都有産生生態的機會,主業足夠強,生態才能長上去。今天早上老段講大屏觸屏生態,每一種核心應用場景都有機會産生生態,咱們剛才談到的在大數據AI環境,在機頂盒,有攝象頭,有交付能力,在智能認知,智能理解完全個性化的環境裏,帶來了各種東西的生態,都會産生變化。對于不管是傳統視頻內容,還是遊戲,還是商務,都會帶來新的生態機會。

  在我們和運營商一起合作的時間裏,其實怎麽把生態做的更開放,更快捷,這個是我們的大問題,最近我們也在全力以赴做這件事情。

  在OTT環境裏,實際上增值業務運營和廣告業務的時代快要來了,之前OTT是在積累用戶,現在有四五千萬用戶規模的情況下,不打開這個生態,開始做價值運營,尤其是後向運營已經到了比較成熟的時候。